您好,欢迎来到教育优网
   首页 > 资讯列表 > 详细信息
发明“达人”田精耘 扑克、魔方成英语学习工具
教育优网    发布时间:2016-09-23  字体:  

田精耘向学生展示他的“英语(精品课)魔方”。刘磊 摄
学生们在玩田精耘发明的“英语扑克”。刘磊 摄

  田精耘读小学三年级时,新华字典刚刚出版。好奇的他想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那时他不会使用字典,也没有向父母求助。他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一页一页翻。他一个人埋头翻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翻到那三个字。

  几十年后,他依然记得那个场景。他觉得,从那时起,自己就表现出一点执着、或者说偏执的性格。

  他认为,这有助于他后来从事的发明事业。

  “我笃信新华字典中一定会有我的名字,就像我笃信我做的研究、我的发明一定会对学生有用,对促进英语教学有益一样。认准的事,再艰辛我都愿意付出。”他说。

  成都市西北中学外国语学校校长田精耘,手握11项国家专利,其中的英语扑克、英语魔方、英语麻将、英语围棋等4件发明产品,被人们称作“英语四魔”。

  在成都市基础教育界,他凭此赫赫有名。人们将他称为“机投爱迪生”(西北中学外国语学校原名机投中学)。

  突发奇想,“英语扑克”横空出世

  和许多发明家一样,田精耘的发明也源自日常生活中的一次灵光乍现。

  2000年,37岁的田精耘已经是成都市一所中学的英语骨干教师。他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教学进修机会——赴美国西雅图学习培训一年。

  很快,田精耘就被美国特别的课堂教学惊住了。有一次,他去听一节文学课,老师讲的是一本小说,学生却没有拿任何教材。他好奇地问:“没有课本吗?”老师说没有。“那为什么选这本书呢?”田精耘得到一个令他惊讶的回答:“因为我喜欢。”

  这位美国的文学老师解释,正因为他喜欢这本小说,才会对内容钻研更深,更有心得体会,由此,他才能最大限度地把这本小说的情感、思想展现出来。

  渐渐地,“以人为本”“寓教于乐”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在田精耘心中扎下了根。“为何我们的课堂总是那么严肃刻板呢?”田精耘反思。教育游戏的种子第一次在他脑中播下。一天,他突发奇想:“有没有一种好玩的东西,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游戏中就把单词记住了呢?”

  他想到了扑克牌。“因为扑克牌简单、方便携带,老少皆宜。”他立即买了20副扑克牌回家。最开始,他想得很简单,一副牌54张,英语字母就26个,他就给每个字母分配两张牌,却发现根本玩不起来。

  原来,“ABC”各字母所出现的频率是不同的,但究竟哪个字母多,哪个字母少,各自概率多少,他一头雾水。

  田精耘陷入了苦苦地思索。他每天晚上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一大堆扑克牌,尝试不同的字母组合。这种状态持续了差不多两年,原本性格外向、喜欢结交朋友的他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200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被字母排练组合“折磨”得快要崩溃的田精耘参加了一位朋友的聚会。几杯酒下肚,田精耘把苦苦寻求字母概率而不得的沮丧和盘托出。没想到,这位学计算机的朋友听后哈哈大笑:“这太简单了,包在我身上!”

  两周后,朋友就设计出了一个概率统计程序。田精耘把所有小学、中学、大学的课标词汇一一输入,程序自动就得到了每个字母出现的概率。按照这个概率设计扑克牌,一下子就通了。

  那个晚上,田精耘压抑良久的情绪一下爆发。他痛哭失声,为自己的坚持感动,更为最后的成果高兴。他像一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捧着设计成功的扑克牌玩了个通宵。

  当田精耘的“英语扑克”展示在师生面前,立即在学校引起了轰动。他从自己的班上开始实验,逐渐扩大到更多班级和学校。使用过的学生爱不释手,兴致极高。

  一鼓作气,十余年获得11项国家专利

  2005年,“英语扑克”成功申请到了国家专利。这给了田精耘莫大的信心和继续钻研的勇气。

  有一次,他在成都一所小学推广“英语扑克”,孩子们玩得特别开心。下课后,一名孩子走了过来:“田老师,你发明的英语扑克很好玩,记单词很有用,但就是要叫上同学、父母一起才能玩,要是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就好了!”

  田精耘开始思索学生可以“独自玩”的东西,他想到了魔方。此前从未玩过魔方的他,一口气买了50个各种类型的魔方回家,把魔方一个一个拆解开,琢磨它的结构。

  和扑克牌相比,魔方的难度更大。魔方有6个界面,每个界面9个字母,朋友设计的概率程序已不管用,田精耘只好用最“笨”的办法,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尝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达两年多的“闭关修炼”,田精耘成功发明“英语魔方”。学生在初始状态下就能观察到110多个单词,稍微拧动一下,至少又能找到五六十个新单词。

  田精耘再接再厉,又把目光瞄准了麻将。

  在成都生活,田精耘自然也对麻将情有独钟。很多人一提到麻将,就想到娱乐和赌博,但在田精耘看来,打麻将是一种经典的益智游戏。

  刚开始设计“英语麻将”,田精耘总觉得麻将必须得有“筒、条、万”三种花色,一直找不到出口。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观察友人打麻将,那副牌刚好缺了一个子儿,朋友就用白板代替。田精耘顿时茅塞顿开:“何必非要拘泥于麻将固有花色,直接找来白板在上面刻上字母不就行了吗?”

  这一招果然奏效,按照“英语扑克”得出的概率,田精耘将26个字母刻在108张麻将牌面上,字母上标着的数字,表明该字母在字母表上的排序;字母旁边的小点,表示该字母在整副牌中的数量。

  在打法上,“英语麻将”有点类似成都麻将中的“血战到底”。摸足十三张牌后,上家先出一张牌,下家接过牌后,与自己手中牌面上的字母进行随机组合,拼成英语单词。如果下家无法拼出,则再传给下面一家,一直到上家的牌都打完。在计分时,拼出英语单词最多、单词最长的一方获胜。

  “英语麻将”很快问世。今年,在新媒体的助推下,田精耘再次成为“网络红人”。距离中考不到半个月,成都市机投中学初三学生打“英语麻将”减压的消息引人注目。画面上,学生们每四人围成一桌,摸牌、打出,熟练而自然。

  不久前,田精耘自主研发的“英语围棋”又获得了国家专利。自此,潜心钻研十余年的他共计获得了11项国家专利,英语扑克、英语魔方、英语麻将、英语围棋4件发明产品也被人们称作“英语四魔”。田精耘本人,也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普通中学教师,变成了成都基础教育界赫赫有名的发明家。

  半路出家,矢志提高英语学习兴趣

  可能谁都不会相信,这样一位英语界的发明“牛人”,学习英语却是“半路出家”。

  田精耘出生在重庆垫江县。1979年,高考(精品课)恢复后的第三年,他和众多同龄人一样为自己的大学梦而精心准备着。恰在这时,有一个可以直接去当老师的机会出现了。与家人商讨后,田精耘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那一年,16岁的田精耘独自来到一座经寺庙改建而成的偏远村小。下午两点半,村小就放学了,学生一走,家住得近的老师也回家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人。

  “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守着空荡荡的寺庙,一个人就哭起来,哭得厉害。”年过五旬的田精耘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当时孤单的样子。老百姓心疼他,就为他请愿,让他去条件好一点的镇上教书。一个月后,田精耘调到了镇上一所小学。

  上世纪80年代初,正是全国开展英语教学改革的时候。教育部门要求中小学校开设英语课。但在当时,一名合格的英语教师异常难找。怎么办?垫江县决定自己培训英语教师,而年轻的田精耘接受新事物能力快,成为首先考虑的人选。

  在接受了半个月小学英语课程、5个月初中英语课程培训后,田精耘凭借着年轻人的头脑敏捷、好学好问,很快在英语教学方面上手。由此,他生命的一扇门也打开了,与英语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能学好英语,就是因为我对英语特别好奇,激发了我的学习兴趣。”田精耘说。改革开放初期,在中国的外国人很少,在街上要是看到一个外国人,人们都会咋咋呼呼半天。有一次,他在重庆解放碑遇到一名外国人,就一路追着与他进行英语对话,回到学校到处“炫耀”,兴奋劲儿持续了好几天。

  从那时起,田精耘就意识到兴趣对一个人学好英语的重要性。

  而从自身学习英语的过程以及多年的教学经历出发,田精耘认为,让学生丧失兴趣的“罪魁祸首”就是词汇。

  为了让学生记住单词,老师普遍采取死记硬背的办法,有时候还让学生抄写几十遍。在田精耘看来,正是这种大量重复的机械劳动让学生对英语学习彻底厌烦,失去了兴趣。

  “这也是触动我发明英语扑克、英语魔方、英语麻将、英语围棋的直接原因。学生在轻松愉悦的玩耍中就记住了许多词汇,还训练了分析能力、观察能力、思维能力。”田精耘认为,他的发明能提高学生的许多非智力因素,恰恰符合素质教育的要求。

  “当学生掌握了一定量的词汇,才能够形成阅读能力。就好比学习中文,首先要解决生词,才能看书读报。”在田精耘看来,词汇才是学好英语的关键,而如今的英语教学是存在问题的。从教材板块化的编排来看,最注重的是语法,此外,英文阅读基本是考卷上读完就要做题的短文,没有让学生真正意义的阅读,学生学到的是考试技巧而非语言应用……他说,中国的孩子学英语缺乏学习兴趣,也缺乏必要的学习环境和氛围。

  对此,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力非常认可。“英语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门彻彻底底的外语(课程),而在不少国家却是作为第二语言在运用,这就导致我们缺乏实际的语言运用环境。”他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接触英语学生很有兴趣,渐渐地就没有了动力,因为“不能用”。

  在李力看来,田精耘的发明对英语教学中存在的缺陷有着重要的弥补作用。“学生玩的过程,就是一种输出和运用,学生玩得越好,学会的词汇就越多,兴趣就会越高。”李力尤其推崇“英语麻将”,认为其真正做到了教育和娱乐的完美结合,能最大限度激发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精心耕耘,热爱与执着成就教育梦想

  2013年,田精耘主动申请从成都武侯区教育局的岗位调到地处城郊的西北中学外国语学校做校长。

  他还是喜欢在教学一线,最愿意听到的称呼还是“田老师”。

  田精耘的父母都是重庆垫江县有名的教师,桃李满天下。每当逢年过节,教过的学生就会登门拜访、络绎不绝。这给年幼的他的心灵带来极大震撼,他看到了人们对教师职业的尊重,也体会到了父母作为教师的幸福。

  在把教师比喻为园丁的年代,当了老师就意味着需要辛勤付出。“精耘精耘,意思就是精心耕耘,父母给我取的名字,就注定了我要当老师。”田精耘打趣。

  回望这十几年搞发明研究的历程,他认为自己当得起“精耘”这两个字,“那真是一个孤独、痛苦又夹杂着丝丝兴奋的过程”。然而一旦开始研究,田精耘整个身心都沉浸其中,几乎断绝了与身边朋友的一切联系、应酬,对家人的关心也少了许多。

  因为搞发明,老婆没少和他吵架。以前在家,田精耘非常勤快,洗衣做饭样样都干。自从搞了发明,他就什么都不顾了,老婆孩子跟他说话,他可能根本没听进去,因为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发明的事。

  但随着发明成果的应用效果得到验证,很多人开始对田精耘的这股执着劲儿直竖大拇指。最早将“英语扑克”引入学校进行实验的四川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校长邱华注意到,孩子们特别喜欢“英语扑克”,有的还带回家和家长一起玩,英语学习兴趣和效果都显著提升。据他统计,使用“英语扑克”的实验班的学生,词汇量比其他班级至少翻了一倍。

  最让邱华感佩的是田精耘对教育事业的这份热爱和使命担当,“他只有非常热爱教育,才愿意花这么多精力去搞研究。他看到了英语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并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法寻求解决之道,让学生受益”。

  “像他这样,因自身热爱而安静地专注于教学研究的老师不多了!”成都市武侯区教科院新教育办公室主任李镇西说。

  外语教育专家张正东、刘道义看到他的发明,赞赏有加。曾任教育部教材审定委员会专家组组长、中小学英语教材主编的刘道义为他的“英语扑克”写到:英语扑克牌,学习功能多,助你记词汇,帮你练对话,学中求快乐,乐中效率来。

  专业学者的鼓励给了田精耘精神上莫大的鼓舞,也坚定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决心。他发明的“英语麻将”已经入选由中国教育科学院组织的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初中学生社会实践成果展示活动,并正在申请成都市级教育课题。田精耘希望有更多一线教师参与其中,以研究论证其对学生学习上的作用。

  田精耘表示,未来,他将进一步完善系列发明产品,并推广给更多的农村学校,帮助提高广大农村学子的英语水平。(刘磊 陈志敏)(中国教育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